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缓冲地带 >> 文章正文
特别警示:谨防婚姻诈骗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利用婚姻诈骗钱财,俗称“放鸽子”、“放鹰”,表现为犯罪嫌疑人以婚姻为幌子骗取他人钱物,是诈骗犯罪中一种比较特殊的案件。近年此类案件在偏远农村时有发生,仅肥东县公安局去年以来就破获婚姻诈骗案件十余起,先后抓获涉嫌婚姻诈骗犯罪嫌疑人十几名。

这些行骗者,或男女配合布陷阱,或女子一人自编自演独角戏,或借亲朋介绍设骗局,诈骗手段并不高明,却能够屡屡行骗得手。这其中最主要的原因是行骗者利用善良的受害人忠厚老实和急于成婚的心理。骗子们往往打着给他人介绍对象的旗号,让受害人放松对他们的警惕,陷入了他们的圈套。办案的民警提醒善良的人们:要端正自己的心态,用自己的双手去勤劳致富,“天上不会掉馅饼”,婚姻之事不能听信骗子们的一面之词。要时刻保持清醒的头脑,看清行骗之徒的丑恶嘴脸,加强自我防范意识,与陌生人相处要谨慎行事,不要等到上当受骗时才恍然大悟。如果因一时不慎被骗,要及时报案,积极协助公安机关将犯罪分子绳之以法。

案例:

男女配合布陷阱 骗取村民四万元

 

2005年9月10日,一个化名叫赵传学的男子带一个自称“陈天菊”的女青年来肥东桥头集镇,请桥头集的方某给女青年介绍对象,方某就把“陈天菊”介绍给同镇的方老汉的儿子。9月13日在方老汉家“相亲”,方家相中后,赵和“陈天菊”以支付抚养费为借口,向方家索要20000元。得逞后,赵传学又对介绍人方某说,他在贵州的老家还有两个亲戚家女孩,想在肥东找婆家,有合适的还给介绍介绍。赵回贵州与同伙顾丛兵联系,密谋再进行婚姻诈骗。

顾丛兵很快找到两名“放鹰女”,将她们带到赵传学家。事先他们进行过精心策划:一名“放鹰女”化名为“周平健“,另一名“放鹰女”化名为“杜红英”,赵传学分别给两人办了假身份证;顾丛兵化名“老万”,假称“周平健”的舅舅;赵传学假称“杜红英”的表叔。2005年10月5日,一行四人从贵州来到桥头集方某家,方又热心地到处张罗。听说西山驿的王某在本地没有找到对象,其家人十分着急,就与王家取得联系。10月6日,正在芜湖打工的王某迅速赶回来到方某家相亲。王在两名女孩中相中了“周平健”。周当即点头。当日顾丛兵等人向王某索要了23000元“抚养费”。10月7日,王将“周平健”带回家。10月8日,在王家只住了一天的“周平健”说,舅舅要回贵州了,要去见个面、道个别,王某遂陪同她来到介绍人方某家见舅舅,但这个“舅舅”已于该日一早就借故走了。王某与“周平健”与还在张罗找婆家的赵传学、“杜红英”一起吃中饭。饭后“杜红英”提出与“周平健”一道去王某家玩,王某遂带两人回西山驿,途经肥东县城时,两女孩要在县城购物,购物时两女孩狡猾地从王某的眼皮底下溜走了。

当天,在方老汉家生活了20余日的“陈天菊”也借上街买菜之机逃走了。整个上午,粗心的方老汉家人都没有察觉,下午1时才发觉新媳妇跑掉了。方老汉家人追到介绍人方某家,这时赵传学还没有来及逃走,他们抓住赵传学,要赵退钱或者交人。赵传学此时“胸有成竹”,却故作惊讶,说“陈天菊”要跑肯定从火车站跑,于是主动陪方家人去火车站找人,在火车站混乱的人群中赵传学轻松逃脱。至此方老汉家和王某家均落得鸡飞蛋打、人财两空的结局。

自编自演独角戏 一女子半年三嫁

 

肥东解集乡村民李某就是被放鹰女赵某自编自演的结婚把戏给骗了。赵某是湖北大冶某村人,今年24岁,长相虽不算出众,但年轻有几分媚态。她在家种地怕苦,一心想出门赚大钱,但身无一技之长又好逸恶劳的她只能是四处碰壁、无功而返。于是她动起了歪心思,发挥自身的“优势”,走一条发财致富的捷径——干起了婚姻诈骗的勾当。

2005年5月9日,她以看望同乡女伴为由,落脚肥东,假意要在肥东找婆家。经人介绍,与解集乡村民李某对上象,以结婚为名,轻而易举从李家骗取2万多元。5月28日她趁李家人不备逃离了李家。李某做梦也没想到,信誓旦旦要与自己长相厮守、相伴终身的恩爱之妻竟在结婚后不到半月就不翼而飞了。他痛苦万分地向肥东县公安局报了案。

尝到甜头的赵某又于去年7月来到安徽舒城县百神庙镇某村,以同样手段骗得该村农妇何某的信任,何某在支付18000元抚养费、介绍费后将赵某带回家,按照当地风俗,何某热热闹闹地为赵某和儿子余某举行了婚礼。不到一个月时间,逢人便夸儿媳妇的何某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乖巧的儿媳妇竟以回家探亲为名一去不复返。

离开了余家后,赵某感到总在一个地方行骗风险太大,于是去年9月6日她又来到江苏兴化,与某村村民宗某结为“夫妻”,为此又骗取宗家2万多元。9月9日她假意与宗某上街购物欲乘机逃跑,可这次她不能如愿以偿了,被早有警觉的宗某家人抓获扭送到公安机关。至此,赵某某自编自演、半年三嫁的丑剧,终以锒铛入狱而告终。

老汉为儿寻亲事 骗子借此设迷局

 

肥东西山驿的张老汉有个儿子张某,28岁,由于家庭经济条件一般,张某又在家务农,一直没有找到对象,张老汉急在心头。同村的妇女阿兰(化名)娘家在贵州,是张老汉的侄媳,在此生活已十几年了,当初也是亲朋介绍过来的。张老汉想何不花些钱从贵州那边给儿子找一个,就请侄媳阿兰帮忙。为了办成此事,今年春节后,张老汉带儿子与阿兰一同去了她的娘家贵州省毕节市某地,请阿兰帮忙在当地物色。

放鹰女王某等人闻讯后,假称她想在安徽找个婆家,通过阿兰,与张某见面,相中后,张老汉和儿子还去了王某的“家”,见了她的“父母”和“哥哥”,经过半个多月时间的观察和了解,张老汉放心了。经过讨价还价,最后双方谈成支付抚养费2万多元,张老汉让家人把这些钱汇到贵州交付。双方还签订了一纸荒唐“协议”:女方要求男方婚后不能虐待王某,男方要求王某到肥东后不能“跑”了。为了防止出意外,张老汉要求王某的“哥哥”陪同王某一起来肥东。3月12日,张老汉一行从贵州回到家,并约定3月17日张某与王某结婚,婚前王某暂住侄媳阿兰家。3月16日下午,王某要求张某带她到店埠镇洗澡,两人一起进了澡堂,张某洗好出来后,左等右等不见王某从女澡堂出来,经询问才知王某没有洗澡已经“走”了。张某立即打电话通知家里,家人四处寻找,到晚也未见王某踪影,而且随同来的“哥哥”也不见了。

张老汉又气又急,随后追到贵州王某家,原来那个“家”是租的,早已人去屋空,所谓的“父母”、“哥哥”全是假的。一向办事谨慎的张老汉没想到还是中了骗局。

本地人见财行奸 为骗子牵线搭桥

 

2004年6月24日,放鹰女阿娇接到同伙杨某的电话后,从云南来到肥东。杨某已先期从云南来到肥东,住在一高档饭店里,他还勾结了肥东的王某,利用王某是本地人,对本地情况熟悉,让其物色对象。在饭店里,三名不法之徒见了面,进行密谋,定好诈骗得逞后赃款三人均分。杨某暂做阿娇的“表哥”。王某为了图财,东奔西走,了解到肥东路口乡的大龄青年阿罗婚姻无着,通过有关人与其取得联系。

“结婚”骗钱的方法阿娇已十分熟悉。当天下午,在王某的安排下,阿娇与路口乡的阿罗在梁园轮窑厂附近“对象”,阿娇谎称自己叫“年永焕”,表示愿与罗结婚。为取得阿罗的信任,还把事先准备好的假居民户口簿交给阿罗,要求阿罗给其父母12000元的抚养费。阿罗相亲后,其家人认为,有居民户口簿,又有当地人从中介绍,应该靠得住。于是又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最终谈定一次性支付抚养费8000元。

6月26日上午,阿罗高高兴兴带着8000元来到县城店埠镇,在店埠镇人民路与合蚌路交叉口附近,再次与阿娇及其“表哥”等人接头。几句寒暄后,阿罗把8000元交给“表哥”收下,老实的阿罗还再三问阿娇“这钱你的父母能否收到”。“表哥”收下钱后,随即让阿罗把阿娇带走。阿罗把阿娇领回家过起了同居生活。接着杨某又从云南联系来阿香等三名放鹰女,通过王某花言巧语的介绍和指天发誓的担保,分别嫁到肥东边远乡村各处,向男方索要10000至20000元不等的抚养费。这三名放鹰女在“结婚”后几天即伺机逃走了。

阿娇却一直没有跑掉,因阿罗家对她“关心照顾”得非常到位,使她逃跑无机、脱身无计。同伙们对此也无可奈何,最后她“急中生智”,竟想出了拨打“110”慌称自己是被拐骗来的,要求民警解救。但这次她弄巧成拙,肥东民警很快查出她涉嫌与他人结伙进行婚姻诈骗,她出了洞房又进了牢房。警方随即对阿娇的几名同伙上网追捕,随后不久,其主要同伙杨某和王某就落入了法网。

骗子神出鬼没 法网疏而不漏

 

放鹰者跨地区流窜作案,使用虚假身份,可谓神出鬼没,然而法网疏而不漏,这些骗子最后都难逃罪责。犯罪嫌疑人赵传学、顾丛兵在肥东诈骗得逞逃跑后,受害人方老汉、王某于去年10月9日先后到肥东县公安局报案。

接警后,肥东警方立即投入警力侦查。经查,犯罪嫌疑人赵传学及其所带女青年所持身份证和户口本均是假的且都已逃出肥东,去向不明。办案人员采取多种手段侦查,日夜奋战,辗转找到多位赵传学的“知情人”,终于揭开赵传学的画皮。办案民警提审在押犯罪嫌疑人赵传国时,赵传国交代赵传学是其亲哥哥,是贵州省毕节市纳雍县厍东关乡人。办案民警当即对犯罪嫌疑人赵传学办理了刑拘手续并上网追逃。

2006年1月10日,肥东刑警赶往贵州省毕节市追捕犯罪嫌疑人赵传学,2006年1月12日,在贵州省毕节市警方的大力配合下,将住在贵州省毕节市翠屏路南二东的犯罪嫌疑人赵传学成功抓获。随后,顺藤摸瓜弄清了犯罪嫌疑人顾丛兵的身份,对其进行抓捕,但顾闻风而逃。肥东县警方随即对顾丛兵上网追捕。同时,民警全力追赃,共追回赃款14500元,并及时将8000元退还给了方老汉,6500元退还给了王某。今年5月11日,网上逃犯顾丛兵在贵州落网,被肥东县公安局押回。现犯罪嫌疑人赵传学已被起诉,犯罪嫌疑人顾丛兵已刑拘。

民警在办理赵传学、顾从兵诈骗案件中发现,群众只要提高警惕、保持清醒头脑,骗子的伎俩还是易于识破的。

赵传学于去年9月10日带“陈天菊”来到肥东,先欲诈骗肥东撮镇某村一农户。赵一行来到该村后,一面看家见面、谈抚养费,一面在村中转悠,似在寻找逃跑路线,村民对其怀疑,纷纷提醒该农户,这伙人发觉不妙,诈骗未得逞即溜走。

这伙骗子随后诈骗方家和王家得手,又通过介绍人将“杜红英”介绍给肥东复兴乡某村一大龄青年,欲行诈骗。有几分姿色的“杜红英”对其家庭经济状况、男子年龄相貌并不关心,只关心抚养费。引起了该户的疑心,作了防范。该户表示,为防止人去财空,必须在结婚生活一年后才付“抚养费”。赵传学等人见状,意识到诡计难以得逞,只好作罢。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武汉离婚交友QQ群:3286..
·☆ 宋军律师代理的部分..
·夜不归宿 全国各地老婆..
·女子网聊忘关视频 被男..
·一位妻子与情敌之间的睿..
·离婚纠纷案件代理词(之..
·是谁最终把婚姻逼上了不..
·离婚纠纷案件代理词(之..
·离婚纠纷案件代理词(之..
·少妇口述:我的“另类”..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